今晚睡赵云

世界第一良吹

嗯,一天从星耀四五星掉到掉到钻二,可以

Raiii:

ooc日常!梗有借鉴,没什么时间细画><只是很久没画兔兔了(对话是很正经的!!不要想污了【手动doge脸)

【双兰】中辣?微辣?鸳鸯就鸳鸯吧!

鸫鵺鸦.:

------
.深夜挑战肚皮极限/粗糙难吃的摸鱼
.一本正经胡说八道的科普重庆火锅
.其实我本意是想安利我们四川火锅,就是成都火锅流派【x】
.火锅真的很好吃呀呀呀!——真心不辣——


.文/莉莉安


.


1


  说实话,花木兰是不太喜欢和高长恭出去吃火锅的。


  花木兰性格较为豪爽,玩得开,和上头下头都能打成一片。吃火锅也是,在以百里玄策为首的一帮子人的怂恿下试了四川辣锅,就此沉迷在嗜辣的深坑里。


  兰陵王高长恭也不太喜欢花木兰吃辣。吃辣伤胃,而且易上火,最重要的是,自己受不了辣味。


 两人为吃火锅到底点不点辣争执不休,双方没一次互相妥协。最后在守约的调解下各自退让一步:


  ——鸳鸯就鸳鸯吧!


.


2


  火锅起源众说纷纭,一有成吉思汗碎羊肉掷沸锅得此美食之说,二有三峡地区纤夫砌土为灶,投菜蔬因大杂烩而得的论调。颠三倒四地铺开来去,如今的火锅还是以巴蜀地区最为出名。


  当然,是以辣为名。


  火锅大致分开来重庆火锅和四川火锅两个流派。重庆火锅起源于明末清初的嘉陵江畔,汤底浮着令人毛骨悚然的红汤和让人举筷兴叹的满满一锅子花椒和辣椒;最初的重庆火锅不同于现在的赤铜大锅,还是3x3的格子盆。


  九宫格的格子盆区分温区。不同的菜品需要的火候和温度不同,刺激出的口感更是大相径庭。如毛肚等所需时间短,就放在中间最滚烫的格子里烫滚,以此来保证菜品的香嫩和脆感;而排骨、肉串所需时间过长,需要放在周围的格子里慢慢煨制。


  重庆火锅重在鲜香麻辣,调料多以辣椒、花椒为重;而四川火锅则重在辣而不麻、辣气入口却不入喉,在汤底里放入了六角等其他调味品。


  话虽是这么说,可高长恭看着满盆子的红通通,欲言又止。


  花姐早已涮下香菜牛肉,毛肚、骨肉相连和土豆片也悉数赶下锅。红汤在铜锅里咕噜咕噜,冒起又炸开的气泡让高长恭心生惧意。


  非常后悔。


  于是他打算吃清锅。


  奈何清锅比红锅熟得慢,兰陵王先生百无聊赖地磕着花生米,冷漠地看着花姐挑起一筷子……青菜?


  喂这都红成隔壁孙猴子他屁股了啊!而且还有好多花椒辣椒裹进这菜叶子蔫坏的纹路里了啊!能吃吗!


  花木兰从容地将菜叶子塞进了嘴里。


  高长恭沉默了片刻。望着对半锅里的咕嘟咕嘟,咽了咽口水。


  “不辣?”


  半晌后,他犹豫似的开了口。


  花木兰吃得正酣,极力安利:“真的不辣!特别好吃!来,土豆片给你吃。”


  高长恭极力忍耐着内心的恐慌。


  谁叫他的世界里第一次出现了红色的土豆片。


  这厢花木兰还在双眼亮晶晶地盯着高长恭,兰陵王可不能露怯啊。高长恭如是给自己胡乱打气,憋着一口怨气缓缓夹起这淋满红汤和酱料的土豆片,信了人到底不如故。


  土豆片也是。


  它变了。如今这般热辣似火,烫得他喉舌欲罢不能。


  囫囵吞下一整块土豆片的高长恭瞬间变了脸。


  “是吧,很好吃的吧。”花姐沉浸在美食所带来的巨大欢愉中,丝毫没注意到恭哥脸上炸出了天边的两朵红霞。


.


3


  闹剧以高长恭肚子痛收场。


  躺在床上闭目养神的兰陵王装作没听见怯怯的推门声,也装作没从眯起的眼睛缝里瞅到愧疚的花姐。


  “你真不能吃辣啊。”


  花木兰咬了咬唇,“你应该告诉我的啊。


  


  像是有小人偷偷爬上床,蹭到他怀里,颇为心疼地揉揉他的肚子:“还痛不痛啊,高长恭?”


  事实证明,你花姐永远是你花姐,永远自带电流,电得想演戏的高长恭也开始正经起来。


  “还好。”


  “哇,下次那就不带你去吃火锅了。我们可以换点别的,既然不能吃辣,我们可以换清淡点吃,连盐和味精都要少放的清淡。”


  高长恭颇为欣慰地点点头,正所谓老年人的养生之道便是——


  “我们可以生吃胡萝卜,我们还可以吃粗米磨成的粥!野菜当然是要自己去挖的,忆苦思甜,现在不都提倡绿色食物么……”


  高长恭打住。真怕她如此返璞归真地说下去,连肉类都要自己进山打老虎的原始人生活都能好好计划出来。


  “……其实,我可以吃辣的。”


  他想了想,决定坦白。


 “谁叫我每天,都是啃着个辣椒睡觉的呢?”


  花木兰还未反应过来,唇瓣便被人轻轻咬住。


  兰陵王是最讨厌辣味的。


  但偶尔,枕边人的气息烫在脖颈处的时候,这种火辣辣的味道,他可是不介意再次深尝一口哦。


  


.end


  


  

染wwww玩:

男扮女装混入长城军的花木兰遇上混入长城军搜集情报的兰陵王。
很久的脑洞了。

啊甜

Raiii:

ooc日常!梗有借鉴,没什么时间细画><只是很久没画兔兔了(对话是很正经的!!不要想污了【手动doge脸)

瓶几:

呃啊啊啊啊啊每次都被这个小东西打的一肚子火    恨不得把他捆起来【】【】【】



云亮|小狼狗 十五

玄缄:

*王者荣耀同人 与历史无关


*长篇 he

* 有极大极大程度上的年龄操作

* 喜欢就给我红心和蓝手吧




  拥有身处何地都无所畏惧的勇气,因为坚信你在看着我。 




小狼狗 十五










冬华万里,天空呈现出冰冷又柔软的青色,今年的蜀地又是一个无雪之年。




演武场的士兵们早已活动开了手脚,三三两两地演练起来。两个穿着锦袍的少年人靠在柱旁看着,其中一个眼巴巴地看向另一个束着蓝色发带的,问道:“云哥儿,雪到底长什么样啊?”




刘禅是从未见过雪的。虽然他曾出门游历过,但他阿娘实在是宝贝他,每逢春节,刘禅是必要回一趟家陪陪他阿娘的。而蜀地又从不下雪,于是白雪皑皑的景象他自然是没机会看了。赵云看了他一眼,说:“其实没什么好看的,就是小冰片罢了。”




他这话说的着实有些敷衍,而追究其主要原因,盖是因为这几天他师父虽然不躲着他了,却是全心全意地投入到接下来同魔种要打的仗中,虽是每天见面,但满心满眼的尽是演武和沙盘,根本没功夫多看他一眼。




“唉…”没见过雪的傻孩子刘禅兴奋起来,刚想同他的好哥们继续探讨探讨关于雪的事,演武场上却远远传出了喊声。一个小队的头子喊道:“赵小将军,下来玩铜钱吧!”




赵云以前便同关羽和张飞一道在演武场操练过的,也因此从同这里的汉子都熟了起来,当兵的大多都个性爽朗,崇拜强者,因此,这个虽然年纪轻轻但却武艺高强的少年人在这里还是颇为吃香,再加上他平日里性子很好,能帮忙的总会拉把手,也不吝同他们这些军衔低的一起称兄道弟,所以大家都很是喜爱他。




赵云听闻下面的招呼声,懒洋洋地想了想,便笑着说:“好啊。”




顿时,底下欢呼声一片,不到片刻,众人便为赵云腾出一大片空地。百步之外的架子上,被拴了一根极细的线,线头缠绕在一起,尾处却分成了两根,分别绕着两枚铜钱。风吹过时,两枚铜钱轻轻碰撞,发出细微的清脆声响。


而郎君将发带散了下来,束在的眼前。发带遮住了他深邃的眼,他执起弓,微微勾起唇角,似笑非笑,似乎对此驾轻就熟,势在必得。




演武场渐渐安静下来,所有人都停下了手头的工作,安静地等待着少年射出这凌厉的一箭。




“你们在干什么?”


“咻——”




蓦地,一个清冷的声音响起,而与此同时,蓄势待发的箭离开了它的主人,划破空气向前飞冲。




“歪了歪了。”兵头子砸嘴。刚才赵云明显被那声音影响,下意识地回头看了一眼。射箭这回事,差之毫厘,失之千里,只有一点点的偏差,便会射不中,更何况是射向小小铜币的箭。




而射箭的郎君却完全不管这些。在听到那声音后,他便扯下了蒙在眼前的发带,连结果都不看,便屁颠屁颠地向发声的人跑去。从刘禅的角度看,这人实在是忒像只狼狗了,要是给根尾巴,他能给摇起来。




而发声之人,不是别人,正是诸葛亮。他眉眼淡淡地站在那里,明明穿着打扮并无特殊之处,赵云却依旧能从无数人中一眼看到他。他满心满意尽是欢喜,笑眯眯地同诸葛亮说:“师父你来看我啦。”




诸葛亮淡淡地看了他一眼,虽然并无别的表示,但眼神却稍微漂移了一下。只听他问:“你们在干什么?”




倘若现在能发誓的话,诸葛亮一定要发出一个铿锵有力的誓言。


——他绝不是有意来到这的!




这几天他有意让自己忙起来,如此便能不去想那天喝药时突然蹦出的惊世骇俗的念头。战事他事无巨细地过问,那几张图一遍遍的细看分析,最后就连书童都看不下去了,婉言劝诫了他几句,劝他多休息些。




可是一闲下来,诸葛亮的思维便又被那几句话占据了。




——喜欢你。


——那么师父到底想怎样回答呢?其实不急于一时,我可以等师父…再想想。




他脑子里一走神,便不由自主地走到了这里,问出了声。演武场上的郎君看起来英姿勃发,他不是软绵绵的公子哥,而是战场上所向披靡的少年将军。那种从刀口下成长的气质,是杀戮和血腥,力与美,来自暴力的惊心动魄。




赵云张嘴,刚想对诸葛亮说什么,身后便传来极大的喧嚣声。当兵的闹哄哄地挤在铜钱处,短暂地沉默后便爆发出惊呼声。




“射中了?!”


“不是吧,这都能中!”




只见那箭,在直直地射中了一枚铜钱后,扯破细绳,将其稳稳地钉在了树上。有人上前试了试,竟无法将那箭从树中拔出。




“你小子够可以啊!”兵头子喊,他热热闹闹地走上前勾住了赵云的脖子,笑着说,“算你厉害,我看最神的神射手也比不过你这一箭了。过几天你又要离都了,干脆今天我请客,请我们云哥儿去最这最大的销金窟好好放纵——”




蓦地,他的声音,像是被谁扼住了喉咙。——这不是因为别的,却是因为他见着了他们平日里矜贵优雅的军师,正站在乱哄哄的演武场中,淡淡地盯着他,眼神似乎有点——生气?




平心而论,其实这帮当兵的多多少少对诸葛亮都有些敬畏。


当然,虽然是敬多于畏,但依旧是有那么一丝惧怕在里面。平日里,谁要是说他怕一个手不能提的书生,兵头子一定要肆无忌惮地嘲笑对方一番。但倘若面对的人是诸葛亮,他却要好好思忖思忖了。


他怕的不是别的,却是诸葛亮多智近妖的谋划。这些年他同皇上一道南征北战,也算是去过了不少地方,而每每有诸葛亮料事如神的谋划,事情便能轻松三分。他敬佩对方的心智,深知就算是十个自己也抵不够他的一番计谋。于是便越敬越畏。




兵头子的话被哽住了,憋的满脸通红。赵云见状,勾勾唇笑着说:“不是我不想去,但是我有喜欢的人了,自然不能随便去那种地方。”




“谁?”


“什么什么,我们云哥竟然有了喜欢的人?”


“是哪家大姑娘,怎么不见你说起?”




听闻此话众人纷纷看了过来,显然是产生了极大的兴趣。一旁本来有一搭没一搭地听着他们讲话的刘禅突然有了一种不祥的预感,他直起身,想要打断赵云接下来的话,但人群里身型修长挺拔的青年却没给他这个机会。




他懒洋洋地随手一指,道:“我的心上人,是他啊。”




而那修长指尖所及处,只立着诸葛亮一个人。




刘禅:“……”


完了完了我阿爹会把云哥儿浸猪笼的!






“……”


“……”








一阵诡异的沉默后,不知是谁呵呵笑了一声,道:“云哥儿你可真幽默。”


“哈哈哈对啊!”


“让你说你喜欢的姑娘是谁呢,你开什么玩笑啊!”


“吓死我了,我还以为是真的呢!”




众人一边嘻嘻哈哈,一边心里着实为赵云摸了把汗,心想这小子胆子忒大,连诸葛亮的玩笑都敢开,幸好今天军师大人看起来心情不错,不然够他喝一壶的。




“……对啊。”赵云顿了顿,随后轻快地说,“我开玩笑的。”




听闻这句话,众人才松了口气,又笑又骂,有的还要继续逼供,赵云却死活不肯说到底是谁了。人影憧憧间,俊美的郎君眉目如画,毫不顾忌自己皎月色的袍子,同士兵们勾肩搭背。旁边有人与他讲了什么笑话,他勾唇笑笑,偏偏要越过无数人群去看他——




他无声地同诸葛亮说:两天了。




——距离那天“再想想”,已经过了两天了。




诸葛亮垂下睫毛,表面上着平静无波,似乎丝毫没有看到郎君的暗示。




有点烫。


好像脸红了。











士兵们最后到底也没有逼问出什么三七二十,赵云又实在不愿意同他们一道去吃酒,最好便只好散了。刘禅给赵云使眼色使的都快抽筋了,对方却跟瞎了一样没看到,最后小郎君只能提心吊胆地先回去了,一路上还蔫头搭脑地想着他爹知道这事后是会被气死还是把赵云弄死。




于是便只剩下诸葛亮和赵云两人,众人三三两两地散了。诸葛亮感觉颇为不自在,他轻咳一声,说:“我今天找你来——”




——我今天找你来干什么?




诸葛亮顿了一下,说:“找你来同我一起去看看沙盘。”


——明明都看过千八百遍,演练也有十几次了。




赵云笑着说:“好。”




于是有了目标的诸葛亮点点头,像是终于为自己来这里找到了缘由。他们两人闷头往草庐回走,赵云说:“师父,我过几天就要出征了。”




诸葛亮淡淡道:“唔。”




“师父不想我吗?”郎君颇有些不死心。




“…不。”


诸葛亮抿唇,感觉心跳的越来越快。




“我会想师父的,每天都想。”赵云说。




耳朵尖红了。




丝毫不知道自己的一举一动都被自家徒弟看的一清二楚的的诸葛亮继续淡定地说:“知道了。”




赵云使出了浑身解数,却还是没能让他师父脸上的表情变一变。他想了想,突然吹出了一声清脆的哨声。如洗的天空上,竟然也远远传来一声回应。那是一声清脆的叫声,即使只闻其声,也让人觉得这定是一头极其神骏的大鸟。




不到片刻,半空中翱翔的海东青便现出了身形。见到了主人,这灵物便尖叫一声,似是想要飞过去。只是又发现赵云没带上护具,不知停在何处,便盘旋了两圈后,停在了极近的树上。目睹了这一切的诸葛亮眯了眯眼睛,说到:“倒是很聪明。”




“当然了。”赵云开玩笑着说,“要是师父和我在一起,它也就是你的了。”


他本来是说的玩笑话,他心中想着师父自然是不可能答应他,而这海东青也本就是他赠予师父的礼物...








诸葛亮停下了脚步。




他淡淡地说:“好啊。”






他还是那样冷淡的样子,世人说他足智多谋,多智近妖,他谋划、他掠夺、他计算,天下尽在他的棋盘之中。他是天上月、人间雪,高不可攀,无法触摸。




他说,好啊。




诸葛亮感觉自己心跳的极快…可见扁鹊那家伙尽是在胡扯,他给他的药纯粹是唬人的玩意,根本起不了任何效用。




而他呢?


他其实早就了这百药不愈的病的罪魁祸首。




他这辈子冷心冷情,从未喜欢过谁,天下苍生,仁义礼智信,他一向恪守准则,他的师父告诉他,别人期盼的眼神告诉他,这世界告诉他,他要做的,是将目光放在大爱上,他生来不同寻常,便要做到不同意寻常之事。而情与欲,爱与情,未免太过狭小,他心怀的该是天下苍生,山河万里,而不是被囿于小情小爱。


那个少年却打破他所有外壳,同他说他喜欢他。他又真诚,又浓烈,少年不识爱恨,一生最心动,他靠近他,毫无保留地将所有爱意都赠与他,拥抱他的冷漠,轻吻他的狼狈。




明明该同他糊弄过去,少年人的心性都不固定,也许过几年他移了性子,便也不会在喜欢他了。可是那一瞬间,他心念一动,竟然忍不住将心里想说的话说出了口。




好啊。


在一起吧。




赵云是诸葛亮错算的棋,是他今生所相识的最浓烈的爱,他一边心怀警惕,一边溃不成军。诸葛亮明白自己不能在这个时候说…他明白自己错了,错的时间、错的人、错的回答。


那就索性一错再错。




赵云一下收住了声,似是被惊住了,似又是不敢相信。诸葛亮轻咳一声,道:“我这个人一向做事公平,从不喜欢亏欠别人,竟然你这人如此心悦于我,我便也勉强…”




“喜欢你好了。”








很多年后,赵云依旧能回忆起那个时候,他的师父站在那里,日光葳蕤,静静为他镀上一层淡淡的金边。他是他所求所想,所爱所需。少年心性,他看到喜欢的才开心,看见不喜欢的就叹气,看见合心意的才欢喜。他这一辈子,不要最好的,只要他想要的。




——而他终于得到了他想要的。










tbc








 @菌团子 太太给这段配了画!她太好了呜呜呜我好爱她,大家戳这里可以去看!! 点我










最近不太平,给你们吃糖


这么长的告白章,要亲亲抱抱举高高!要红心蓝手评论!



云亮|小狼狗 十五

玄缄:

*王者荣耀同人 与历史无关


*长篇 he

* 有极大极大程度上的年龄操作

* 喜欢就给我红心和蓝手吧




  拥有身处何地都无所畏惧的勇气,因为坚信你在看着我。 




小狼狗 十五










冬华万里,天空呈现出冰冷又柔软的青色,今年的蜀地又是一个无雪之年。




演武场的士兵们早已活动开了手脚,三三两两地演练起来。两个穿着锦袍的少年人靠在柱旁看着,其中一个眼巴巴地看向另一个束着蓝色发带的,问道:“云哥儿,雪到底长什么样啊?”




刘禅是从未见过雪的。虽然他曾出门游历过,但他阿娘实在是宝贝他,每逢春节,刘禅是必要回一趟家陪陪他阿娘的。而蜀地又从不下雪,于是白雪皑皑的景象他自然是没机会看了。赵云看了他一眼,说:“其实没什么好看的,就是小冰片罢了。”




他这话说的着实有些敷衍,而追究其主要原因,盖是因为这几天他师父虽然不躲着他了,却是全心全意地投入到接下来同魔种要打的仗中,虽是每天见面,但满心满眼的尽是演武和沙盘,根本没功夫多看他一眼。




“唉…”没见过雪的傻孩子刘禅兴奋起来,刚想同他的好哥们继续探讨探讨关于雪的事,演武场上却远远传出了喊声。一个小队的头子喊道:“赵小将军,下来玩铜钱吧!”




赵云以前便同关羽和张飞一道在演武场操练过的,也因此从同这里的汉子都熟了起来,当兵的大多都个性爽朗,崇拜强者,因此,这个虽然年纪轻轻但却武艺高强的少年人在这里还是颇为吃香,再加上他平日里性子很好,能帮忙的总会拉把手,也不吝同他们这些军衔低的一起称兄道弟,所以大家都很是喜爱他。




赵云听闻下面的招呼声,懒洋洋地想了想,便笑着说:“好啊。”




顿时,底下欢呼声一片,不到片刻,众人便为赵云腾出一大片空地。百步之外的架子上,被拴了一根极细的线,线头缠绕在一起,尾处却分成了两根,分别绕着两枚铜钱。风吹过时,两枚铜钱轻轻碰撞,发出细微的清脆声响。


而郎君将发带散了下来,束在的眼前。发带遮住了他深邃的眼,他执起弓,微微勾起唇角,似笑非笑,似乎对此驾轻就熟,势在必得。




演武场渐渐安静下来,所有人都停下了手头的工作,安静地等待着少年射出这凌厉的一箭。




“你们在干什么?”


“咻——”




蓦地,一个清冷的声音响起,而与此同时,蓄势待发的箭离开了它的主人,划破空气向前飞冲。




“歪了歪了。”兵头子砸嘴。刚才赵云明显被那声音影响,下意识地回头看了一眼。射箭这回事,差之毫厘,失之千里,只有一点点的偏差,便会射不中,更何况是射向小小铜币的箭。




而射箭的郎君却完全不管这些。在听到那声音后,他便扯下了蒙在眼前的发带,连结果都不看,便屁颠屁颠地向发声的人跑去。从刘禅的角度看,这人实在是忒像只狼狗了,要是给根尾巴,他能给摇起来。




而发声之人,不是别人,正是诸葛亮。他眉眼淡淡地站在那里,明明穿着打扮并无特殊之处,赵云却依旧能从无数人中一眼看到他。他满心满意尽是欢喜,笑眯眯地同诸葛亮说:“师父你来看我啦。”




诸葛亮淡淡地看了他一眼,虽然并无别的表示,但眼神却稍微漂移了一下。只听他问:“你们在干什么?”




倘若现在能发誓的话,诸葛亮一定要发出一个铿锵有力的誓言。


——他绝不是有意来到这的!




这几天他有意让自己忙起来,如此便能不去想那天喝药时突然蹦出的惊世骇俗的念头。战事他事无巨细地过问,那几张图一遍遍的细看分析,最后就连书童都看不下去了,婉言劝诫了他几句,劝他多休息些。




可是一闲下来,诸葛亮的思维便又被那几句话占据了。




——喜欢你。


——那么师父到底想怎样回答呢?其实不急于一时,我可以等师父…再想想。




他脑子里一走神,便不由自主地走到了这里,问出了声。演武场上的郎君看起来英姿勃发,他不是软绵绵的公子哥,而是战场上所向披靡的少年将军。那种从刀口下成长的气质,是杀戮和血腥,力与美,来自暴力的惊心动魄。




赵云张嘴,刚想对诸葛亮说什么,身后便传来极大的喧嚣声。当兵的闹哄哄地挤在铜钱处,短暂地沉默后便爆发出惊呼声。




“射中了?!”


“不是吧,这都能中!”




只见那箭,在直直地射中了一枚铜钱后,扯破细绳,将其稳稳地钉在了树上。有人上前试了试,竟无法将那箭从树中拔出。




“你小子够可以啊!”兵头子喊,他热热闹闹地走上前勾住了赵云的脖子,笑着说,“算你厉害,我看最神的神射手也比不过你这一箭了。过几天你又要离都了,干脆今天我请客,请我们云哥儿去最这最大的销金窟好好放纵——”




蓦地,他的声音,像是被谁扼住了喉咙。——这不是因为别的,却是因为他见着了他们平日里矜贵优雅的军师,正站在乱哄哄的演武场中,淡淡地盯着他,眼神似乎有点——生气?




平心而论,其实这帮当兵的多多少少对诸葛亮都有些敬畏。


当然,虽然是敬多于畏,但依旧是有那么一丝惧怕在里面。平日里,谁要是说他怕一个手不能提的书生,兵头子一定要肆无忌惮地嘲笑对方一番。但倘若面对的人是诸葛亮,他却要好好思忖思忖了。


他怕的不是别的,却是诸葛亮多智近妖的谋划。这些年他同皇上一道南征北战,也算是去过了不少地方,而每每有诸葛亮料事如神的谋划,事情便能轻松三分。他敬佩对方的心智,深知就算是十个自己也抵不够他的一番计谋。于是便越敬越畏。




兵头子的话被哽住了,憋的满脸通红。赵云见状,勾勾唇笑着说:“不是我不想去,但是我有喜欢的人了,自然不能随便去那种地方。”




“谁?”


“什么什么,我们云哥竟然有了喜欢的人?”


“是哪家大姑娘,怎么不见你说起?”




听闻此话众人纷纷看了过来,显然是产生了极大的兴趣。一旁本来有一搭没一搭地听着他们讲话的刘禅突然有了一种不祥的预感,他直起身,想要打断赵云接下来的话,但人群里身型修长挺拔的青年却没给他这个机会。




他懒洋洋地随手一指,道:“我的心上人,是他啊。”




而那修长指尖所及处,只立着诸葛亮一个人。




刘禅:“……”


完了完了我阿爹会把云哥儿浸猪笼的!






“……”


“……”








一阵诡异的沉默后,不知是谁呵呵笑了一声,道:“云哥儿你可真幽默。”


“哈哈哈对啊!”


“让你说你喜欢的姑娘是谁呢,你开什么玩笑啊!”


“吓死我了,我还以为是真的呢!”




众人一边嘻嘻哈哈,一边心里着实为赵云摸了把汗,心想这小子胆子忒大,连诸葛亮的玩笑都敢开,幸好今天军师大人看起来心情不错,不然够他喝一壶的。




“……对啊。”赵云顿了顿,随后轻快地说,“我开玩笑的。”




听闻这句话,众人才松了口气,又笑又骂,有的还要继续逼供,赵云却死活不肯说到底是谁了。人影憧憧间,俊美的郎君眉目如画,毫不顾忌自己皎月色的袍子,同士兵们勾肩搭背。旁边有人与他讲了什么笑话,他勾唇笑笑,偏偏要越过无数人群去看他——




他无声地同诸葛亮说:两天了。




——距离那天“再想想”,已经过了两天了。




诸葛亮垂下睫毛,表面上着平静无波,似乎丝毫没有看到郎君的暗示。




有点烫。


好像脸红了。











士兵们最后到底也没有逼问出什么三七二十,赵云又实在不愿意同他们一道去吃酒,最好便只好散了。刘禅给赵云使眼色使的都快抽筋了,对方却跟瞎了一样没看到,最后小郎君只能提心吊胆地先回去了,一路上还蔫头搭脑地想着他爹知道这事后是会被气死还是把赵云弄死。




于是便只剩下诸葛亮和赵云两人,众人三三两两地散了。诸葛亮感觉颇为不自在,他轻咳一声,说:“我今天找你来——”




——我今天找你来干什么?




诸葛亮顿了一下,说:“找你来同我一起去看看沙盘。”


——明明都看过千八百遍,演练也有十几次了。




赵云笑着说:“好。”




于是有了目标的诸葛亮点点头,像是终于为自己来这里找到了缘由。他们两人闷头往草庐回走,赵云说:“师父,我过几天就要出征了。”




诸葛亮淡淡道:“唔。”




“师父不想我吗?”郎君颇有些不死心。




“…不。”


诸葛亮抿唇,感觉心跳的越来越快。




“我会想师父的,每天都想。”赵云说。




耳朵尖红了。




丝毫不知道自己的一举一动都被自家徒弟看的一清二楚的的诸葛亮继续淡定地说:“知道了。”




赵云使出了浑身解数,却还是没能让他师父脸上的表情变一变。他想了想,突然吹出了一声清脆的哨声。如洗的天空上,竟然也远远传来一声回应。那是一声清脆的叫声,即使只闻其声,也让人觉得这定是一头极其神骏的大鸟。




不到片刻,半空中翱翔的海东青便现出了身形。见到了主人,这灵物便尖叫一声,似是想要飞过去。只是又发现赵云没带上护具,不知停在何处,便盘旋了两圈后,停在了极近的树上。目睹了这一切的诸葛亮眯了眯眼睛,说到:“倒是很聪明。”




“当然了。”赵云开玩笑着说,“要是师父和我在一起,它也就是你的了。”


他本来是说的玩笑话,他心中想着师父自然是不可能答应他,而这海东青也本就是他赠予师父的礼物...








诸葛亮停下了脚步。




他淡淡地说:“好啊。”






他还是那样冷淡的样子,世人说他足智多谋,多智近妖,他谋划、他掠夺、他计算,天下尽在他的棋盘之中。他是天上月、人间雪,高不可攀,无法触摸。




他说,好啊。




诸葛亮感觉自己心跳的极快…可见扁鹊那家伙尽是在胡扯,他给他的药纯粹是唬人的玩意,根本起不了任何效用。




而他呢?


他其实早就了这百药不愈的病的罪魁祸首。




他这辈子冷心冷情,从未喜欢过谁,天下苍生,仁义礼智信,他一向恪守准则,他的师父告诉他,别人期盼的眼神告诉他,这世界告诉他,他要做的,是将目光放在大爱上,他生来不同寻常,便要做到不同意寻常之事。而情与欲,爱与情,未免太过狭小,他心怀的该是天下苍生,山河万里,而不是被囿于小情小爱。


那个少年却打破他所有外壳,同他说他喜欢他。他又真诚,又浓烈,少年不识爱恨,一生最心动,他靠近他,毫无保留地将所有爱意都赠与他,拥抱他的冷漠,轻吻他的狼狈。




明明该同他糊弄过去,少年人的心性都不固定,也许过几年他移了性子,便也不会在喜欢他了。可是那一瞬间,他心念一动,竟然忍不住将心里想说的话说出了口。




好啊。


在一起吧。




赵云是诸葛亮错算的棋,是他今生所相识的最浓烈的爱,他一边心怀警惕,一边溃不成军。诸葛亮明白自己不能在这个时候说…他明白自己错了,错的时间、错的人、错的回答。


那就索性一错再错。




赵云一下收住了声,似是被惊住了,似又是不敢相信。诸葛亮轻咳一声,道:“我这个人一向做事公平,从不喜欢亏欠别人,竟然你这人如此心悦于我,我便也勉强…”




“喜欢你好了。”








很多年后,赵云依旧能回忆起那个时候,他的师父站在那里,日光葳蕤,静静为他镀上一层淡淡的金边。他是他所求所想,所爱所需。少年心性,他看到喜欢的才开心,看见不喜欢的就叹气,看见合心意的才欢喜。他这一辈子,不要最好的,只要他想要的。




——而他终于得到了他想要的。










tbc








 @菌团子 太太给这段配了画!她太好了呜呜呜我好爱她,大家戳这里可以去看!! 点我










最近不太平,给你们吃糖


这么长的告白章,要亲亲抱抱举高高!要红心蓝手评论!